报告:

(深度访问)帮助朝鲜难民融入韩国社会

| 评论(0)
yoon.jpg


中央日报 - 20097月 - Kim Su-jeong

哈纳文重新安置培训中心(Hanawon)是韩国政府为了帮助来自朝鲜的难民融入韩国社会而设立的一个机构,至今已存在了10年。这个机构在此期间最大的变革莫过于其第一任女性最高长官的任命。

尹美良(Yoon Mi-ryang)作为韩国统一部队一名高官,于525日被任命为哈纳文重新安置培训中心的第九任最高长官。在刚成立10周年的哈纳文,大约80%的难民都是女性。尹美良对于朝鲜的女性还是有相当了解的,因为她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取得博士学位的论文就是《东西德妇女的地位状况与朝鲜妇女的地位状况》。中央日报记者于上周日采访了正在忙于筹备哈纳文周年纪念活动的尹美良。

中央日报记者(以下简称"记"):您怎样评价哈纳文在第一个10年中的工作成绩?

尹美良(以下简称"尹"):我们现在来评价还为时过早。在过去的十年中,这个机构在不断地变革。我们用问卷调查的方式来了解这里的难民对我们提供的培训的看法,并以此为据不断调整我们的培训项目。这里的很多难民对政府机构非常害怕,因为他们毕竟生长在那样一个受压抑的国家。所以我们这里的老师都必须怀有一颗宽厚、温暖和仁慈的心。

在哈纳文刚起步的那几年,确实发生了许多不应该被曝光的麻烦事件。但是,近几年的难民与早几年又有所不同,他们知道自己要融入韩国社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而他们比之前的人更加主动和努力。

记:这里的难民如何看待一位女性的最高长官呢?要知道您的前任是一位有着像金日成和金正日那样强硬风格的人。

尹:人们总是觉得哈纳文的最高长官应该是一个像金日成、金正日那样令行禁止的强硬派。即使在统一部里面,也有人小声质疑这个职位由一名女性来担当的可行性。但是部長玄仁澤还是选择了我。这是一个空前的决定,因为哈纳文的最高长官由一个刚刚晋升为高级官员的人来担任还是第一遭。与朝鲜的难民打交道并非易事,我也不能保证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记:与女性难民相比,男性难民是否会感觉这个适应过程更为艰难?

尹:朝鲜社会还是一个男权主义社会,父权思想非常盛行。但是女性还是坚韧的,不是么?她们来到韩国能够很快地适应。朝鲜的男性在家时习惯了像皇帝那样被服侍着,来到韩国社会这个提倡男性必须尊重和体恤女性的社会,他们反而感觉文化上一时难以适应。在哈纳文开设的早期,一些男人甚至让上小学的孩子去帮他们买酒。过去,在这里的难民都希望早些离开,但是现在,他们也有不同的想法了。因为他们知道了在这个社会中受教育的重要性。

记:大约有16千名朝鲜难民过去接受过哈纳文的培训。您如何评价哈纳文所发挥的作用呢?

尹:对于朝鲜难民来说,哈纳文好似一个孵化器,甚至说是子宫也不为过。南北双方都在为统一作出努力,哈纳文正好可以是韩国人和朝鲜人互相适应对方的试验场所。如果朝鲜人对韩国人更加了解,而韩国人也能更有效地帮助他们,那等日后南北统一的时候,转变的过程对朝鲜人民而言也就不会这么困难了。

记:您能得到的外界的帮助有多大?

尹:我们目前有7位在职医生;周末的时候还会有7-10位牙医过来免费为我们的难民义诊。朝鲜难民都有很严重的牙齿健康问题。他们有些营养不良,有些缺钙。当然,当他们在第三国流离失所终日东躲西藏的时候,别说是定期的牙齿检查,就是刷牙都不一定能做到。哈纳文每年在医疗方面的开支大约为3亿3千万韩元,其中的大约一半都花在购买补牙的设备上了。

记:请再具体介绍一下哈纳文的志愿者。

尹:有一些宗教机构的人士会过来帮忙培训。我们的很多难民在第三国生活过,东躲西藏地过日子,所以我们首先要让他们的生活稳定下来。另外,朝鲜人民人权联盟(一个旨在促进改善朝鲜的人权状况的非营利组织)和社会福利部下设的彩虹青年中心(一个帮助朝鲜年轻移民的机构)为年轻的难民提供一些其他方面的课程。

朝鲜的学龄青少年往往在这边的学校里学得都比较吃力,比同龄的韩国同学落后很多。一些20多岁的年轻人甚至连中学都没毕业。他们的历史知识往往仅限于金日成的个人历史。他们从来没有学过英语,在数学方面学的专业术语与韩国这边用的也不同。我们的志愿者尽自己的最大努力缩小他们文化知识方面的差距。我们还有律师定期过来给他们解释韩国社会作为一个自由社会与朝鲜的不同之处,以及他们应该如何尊重别人的权利来赢得法律赋予自己的自由。志愿者们都以他们在这里的工作为自豪。

记:哈纳文今后的发展方向是怎样的?

尹:我们尽量多听取曾经在这里接受培训的朝鲜难民的意见,并参考他们的意见来制订我们的项目的发展方向。我们会更多地侧重于为妇女提供咨询服务,帮助她们树立自尊心;还会与各政府机构、企业和职业培训中心合作,为难民们争取更多的工作指标。长远来说,哈纳文不仅仅是一个培训机构,更应该被视为朝鲜难民与民权组织、政府以及学界相互沟通的一个平台。我还希望从我们这里毕业出去的学员可以常回来看看,并帮我们培训在他们之后过来的难民。

记:您有什么话要跟您的学员说?

我与朝鲜方面的官员有过很多次交谈,与我们这里的难民一样,我感到他们说话的方式通常都比较僵硬,或者让人觉得有攻击性。我们这里的学员出了哈纳文之后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他们说话的方式和口音。我让他们尽量多说"谢谢"、"不好意思"和"你好"。他们在朝鲜都不用这些词的。有些人在餐馆找到了服务员的工作,但是因为他们的说话方式又被炒掉了。在朝鲜的餐馆点菜时,服务员说话的语气都好像在审问客人似的。这边的客人自然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说话。

我用每一次与他们接触的机会告诉他们,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跌倒了就要爬起来。来到这里就已经战胜了死亡,他们对困难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毋庸置疑的。我鼓励他们要有自信心,要积极尝试融入主流社会,慢慢的他们就可以克服文化差异导致的心理缺失并充实和提升自己,他们会成功的。

记:您对韩国的民众有什么话要说?

尹:我想请韩国的民众对这些难民多理解和多包容。只要很少的帮助,他们就可以成为这个社会很有价值的人。我想韩国社会对朝鲜难民还有很多偏见,尽管朝鲜难民正非常努力地适应这个新社会。韩国民众不可能一方面要求政府不管这些难民,让他们在街上自生自灭,另一方面还期望他们像这边社会的正常人一样过体面的生活。我想,韩国民众应该把朝鲜难民当成自己家人那样接纳。在我们统一的道路上,这些难民很可能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发表评论

 

加入邮件组: yzdc@asiacatalyst.org

asia-catalyst.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