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北朝鲜抛弃了自己的伐木工人

| 评论(0)
nk.jpg

朝鲜日报 - 20095


当我们接近我们的目的地-北朝鲜的第16俄罗斯木材营地所在地Mrutgit的时候,Kim Man-soo删掉了他手机中的家人照片。他显然很紧张。"如果我被抓住了,我的妈妈会有危险。"他甚至改变了自己一开始的计划打算在提恩塔(Tynda)站上岸,这里离Mrutgit比较近,他说,"我能感觉到危险。俄罗斯警方很可能就在那里等候我们。"

Kim自从从这里逃出去,已经在俄罗斯流浪了9年,他正要回到一个他一秒钟都不愿意记住的地方。"没有努力,就没有收获",Kim以一种坚定的语气说到。

20071024日,新闻组在莫斯科的一个朝鲜屋子里第一次遇到他。他还没等对方和他打招呼,就伸出自己的胳膊,展示上面的朝鲜半岛和以朝鲜语写的"国家统一"的纹身。"我的祖国,"他说,"我很快就要离开俄罗斯,虽然我既不往北也不往南去。"

他为什么两个朝鲜都不去,还在谈论他的故乡?"如果我必须在歧视下生活,那么我宁愿歧视是来自于别人,而不是我自己的同胞。"

Kim19935月来到俄罗斯的。他的伐木工人生活是艰苦与悲惨的。"我遭遇到一件意外事故,一辆推车从我们四个人身上碾过去。我是事故的唯一幸存者。有些受害人的四肢都找不到。"然后Kim尽可能地省钱。他甚至偷跑出去,来到俄罗斯村庄贩卖东西。

19987月,他拿着价值3000美元的凭单来到营地办公室,却一分钱也拿不到。此时他才意识到这是一个骗局,他被欺骗了整整5年。19991月份,他离开了营地。

2007113日,小组在莫斯科与Kim一起上了火车,在斯科沃罗季诺(Skovorodino)车站下,这里可以通往西伯利亚。出租车将我们带到提恩塔,这里是北朝鲜林业协会总部所在地。当时气温为零下35度。我们小心地选择冻路,以绕开检查点,因为我们得知,"警察会一样一样检查你的行李"。

Kim开始坐立不安。我们走进提恩塔,决定寻找那些从营地逃出来的伐木工人。我们在一群俄罗斯白人中发现一张亚洲脸庞。于是,我们迅速下了出租,问他,"你和木材生产有关系嘛?你不需要钱吗?"

这个人一句话也没说,拿出他的驾照,是第19北朝鲜林业协会发的。护照被共产党收着,驾照是伐木工人唯一的身份认证形式。我们花了500卢布(约和23美元)换到这张驾照。他与Kim有一样要逃离营地的原因。"伐木营不付钱给我们。现在这个地方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以前这里有几百辆汽车,但是现在只有十来辆。我们来这里都是为了赚钱,但是现在我们哪里也去不了。"这个40来岁的男人突然哭了,下了车。

Mrutkit位于海平面上2000米。出租车沿着山路爬行着。连绵不绝的雪山和白桦树最终在日落时分将我们带到目的地。在我们面前是熟悉的宣传横幅,上面写着:"北朝鲜工人党万岁!""用我们的生命保护以亲爱的领袖金正日领导的革命领袖们!""让我们在西伯利亚再建一个天堂般的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Kim催促道,"快拍照!我们随时都可能被抓!"

我们向营地驶去,花了大约20分钟快速地参观了整个营地。营地围绕金日成万寿塔向外扩展,巨大的木头在一边堆积起来,营房在另一边。伐木工人的住处与车子相连,以便在不同地点间搬移。我们亮着车前灯,走近去。在一个冰冻的屋顶上悬挂着一幅金正日的肖像。下方充斥着无数的红色标语,比如"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忠于中央委员会!"

有些伐木工人往我们的出租车里盯着看。我们和俄罗斯出租车司机一起溜进一个恰巧是管理人员的住处,这时候警卫出来了。Kim留在出租车里。5个大男人正在住处观看北朝鲜中央电视台的电视节目。屋子上方悬挂金日成和金正日的肖像。我们假装是照相机贩卖商向他们展示照相机,但是他们开始以怀疑的眼光看我们,喊我们"同志们......!"

此时形式危急。我们转身,开始跑向出租车。Kim用力打开车门,他的眼睛惊讶地睁的很大。许多伐木工人此时还在附近走来走去,司机全力踩着油门。"你们疯啦!"Kim朝我们喊道。那天晚上,Kim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小纸片,上面写着祈祷语"上帝,保护我们,让苦难和邪恶远离我们。谢谢您!"这块纸片已经被汗浸湿了。他说,"在营地的时候我非常害怕,所以我整晚都在祈祷。"

第二天,我们在斯科沃罗季诺上了去Habarovks的火车。Kim含泪向我们挥手。在Habarovks,我们飞回了朝鲜。

2008212日,Kim传来好消息。之前,他以为他的妻子死了,实际上她逃到了中国。"我一开始不敢相信。15年过去了,我差点认不出她的声音。"

Kim因接到散失多年的妻子的电话而感到欢欣鼓舞。但是,他的幸福是短暂的。在电话里,他的妻子否决了再一次逃跑的想法。"这是无法忍受的痛苦!"她告诉他,"我怎么能不想你?但是我们的孩子该怎么办?"

他无法抑制自己的愤怒,发狂的说道"她一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第二天他又给她打了最后一个电话。"你为什么改变了想法?"他问,"你答应我会逃跑的"。他无法说服她。妻子为孩子向他要钱,而不是过来看他。

218日,我们在从莫斯科回首尔的路上又碰到了他。他伸出手,说:"让我们在一个更加自由的世界以更好的形态再次相遇。"这个40多岁的男人再一次拭去眼泪。


链接: http://english.chosun.com/site/data/html_dir/2008/12/10/2008121061049.html


发表评论

 

加入邮件组: yzdc@asiacatalyst.org

asia-catalyst.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