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名化阻碍亚洲移民在肯尼亚获得艾滋治疗服务

| 评论(0)


    当20岁的肯尼亚亚洲后裔  Jenna两年前告诉家里人她艾滋检测呈阳性结果时,家里人立刻逼迫他堕胎,禁止她接受治疗,并且把她所在家中,因为她给全家人带来耻辱。然而,她强烈反对家人的意愿,并去医院接受延长生命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现在她生活在另一个家庭中,他们了解她的处境并愿意接受她。

    Jenna告诉IRIN:"当我坚持要接受治疗时,家人把我赶了出去,他们觉得我慢慢地死去也比让别人知道我在接受治疗从而暴露我感染艾滋的事实要好得多。"据肯尼亚国家统计局估计,肯尼亚亚籍居民大约为12万人,其中大部分人来自南非,他们主要居住在内罗比,蒙巴萨岛和基苏木市。

    作为肯尼亚全国艾滋病患者/病毒携带者赋权网络(NEPHAK)唯一一名亚洲成员,36岁的Anwar Ali Sharif表示污名化是肯尼亚亚籍居民接受艾滋相关服务的最大阻碍。他说:"肯尼亚的亚籍居民认为患病是一种极大的耻辱。由于害怕病情被他人知晓从而给家庭带来耻辱,很多病人被锁在家中。"他注意到虽然很多富裕的亚籍居民能够承担在私人诊所进行治疗,在那里个人资料能够得到更好地保护。但是对于经济条件较差的亚籍居民来说,公立医院的艾滋关爱诊所完全暴露了病人的身份,这让他们望而却步。

    国家艾滋与性传播疾病控制项目预防服务部总管Peter Cherutich表示,目前关于肯尼亚亚籍居民艾滋病毒流行情况的相关数据十分缺乏,也没有专们为亚籍社区设计的服务项目,他们和其他肯尼亚人接受相同的治疗。"作为肯尼亚一部分人口构成,我们希望亚籍居民接受和其他人一样的服务。"他表示:"除非有明显证据显示由于属于某一特定民族而所具有的某些生理和行文/文化因素导致更高的艾滋感染率,否则针对性的调查完全没有必要。我们认为亚籍居民不属于这种情况。"

    "NEPHAK国家协调人Nelson Otwoma表示,当特定的群体被设定为目标人群,例如'高危人群',那就能够根据该群体的需求和独特性设计特别的服务。"他补充道:"我们也需要记住虽然中国人在自己的社区内联系紧密,但并不排除他们与肯尼亚原著民发生性关系的可能性,因此,感染艾滋病毒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他们倾向于通过家庭关系网获得艾滋病毒的相关信息,可是这种渠道并不能发挥有效的作用。"

    NEPHAK成员Sharif解释道:"例如,政府可以利用宗教领袖或文化论坛来获得肯尼亚亚籍艾滋病患者的信息,以免他们遭到忽略。"当得知自己的病情时,Sharif立刻感觉到自己遭到社区其他成员的排挤。可是,他渐渐地告诉家里人不用为自己的病情而感到恐惧,得病并不等于宣判死刑。"现在我的家人非常支持我,他们甚至支持我念大学。"Sharif表示开放的态度是应对社区内部对艾滋病毒携带者污名化和歧视的最佳方法。

    "现在我对同伴们进行一对一的谈话,与他们分享艾滋病毒相关信息,并试图解开他们对该病毒的迷思,例如有些人以为艾滋病毒是在实验室制造出来的,还有人认为避孕套上有洞。" Sharif解释道:"如果可以推动其他像我一样的亚籍居民来服务他人,那么我们将带来巨大的改变。"

Asia Report 翻译

原文链接:http://www.allheadlinenews.com/briefs/articles/90041679?Stigma%20keeps%20Asian%20population%20from%20accessing%20HIV%20services


组织:NEPHAK--the National Empowerment of People Living with HIV/AIDS of Kenya

发表评论

 

加入邮件组: yzdc@asiacatalyst.org

asia-catalyst.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