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妓女的智慧》作者Elizabeth Pisani谈论艾滋问题

| 评论(0)
流行病学专家 Elizabeth Pisani2008年撰写的《妓女的智慧》(The Wisdom of Whores)一书引起了巨大反响,书中披露了其多年来在艾滋领域工作的经验,内容涵盖了从筹款的政治艺术到在曼谷与按摩院性工作者的交流等。IRIN/PLUS NEWS对她进行采访。

(Q=问题/A=回答)

Q:为什么我们对预防艾滋所作出的努力没有成功的阻止该病毒的流行?

A:失败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是我们直到艾滋开始大面积感染和传播之时才开始进行预防工作,到那时一切都变得非常困难。如果流行度越高,我们对有效的预防的需求就越大,这样才能保持感染面积不会继续增大。

就全球范围来说,在艾滋预防方面我们错失很多良机。其中一个是针对注射吸毒人员的针头交换项目。实施相关政策、并对法律作出适当调整的国家最终有效地降低了该群体的艾滋感染率。不幸的是,包括美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很多国家并没有选择这么做。另外一个机会是为有偿性工作者提供安全套、润滑油以及性病检查。尽管证据显示在色情行业中要实现安全套高使用率并非难事,但这项工作并没有很好地开展,特别是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

对于不同的艾滋预防方法我们相当的精挑细选。如果要获得成功那么必须得从四个方面来完善艾滋预防方法:行为方面、技术方面、政治方面以及财政方面,如果缺失其中任何一面,那么整个方法都行不通。举例来说,从技术上来说,如果一个人禁欲那么他/她将完全不会感染上艾滋病毒,但是从行为方面考虑,相关研究指出完全禁欲是不太可能发生的,因此如果向公众宣传后半辈子只要夹紧腿做人就能预防艾滋是行不通的。

Q: 在对抗艾滋的过程中我们忽略了什么?为什么?

A:社会性别是整个抗艾过程中最大的误解之一。我们一直把妇女看做无辜的,而男人总是万恶之源,但事实上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没有双方的参与,异性之间的性行为是无法传播的。实际上妇女也可能是传染源。在非洲撒哈拉以南的地区,刚刚结婚的年轻女性更有可能是被感染一方,新婚的男人通常是病毒的传播者,但新增感染者中仍有大约三分之一的案例是妻子传染丈夫。

妇女被当成无辜的受害者这一观念对很多项目设计产生误导,例如针对妇女的赋权项目以及小额贷款项目。这两种项目都非常有用,但对于解决艾滋问题效果并不大。我们更应该花大力气做的是倡导安全套的使用以及提高性健康服务,特别是在色情业,这些工作都应该更早开展。我们对商业性的色情行业仍没有投入应有的关注。

对于艾滋病传染问题,我们总是采取两等分的态度来看待--一般化或集中化,但是即使一般化该问题,新增艾滋感染案例中,比起一般大众来说,性工作者的感染占了更高的比例。

Q:在你的《妓女的智慧》一书中,你提到在亚洲,艾滋预防应该关注高危群体,例如性工作者和注射吸毒人员。在东非和非洲南部,艾滋病毒更是一个全民问题。那么到底什么才是最好的艾滋预防方法?

A:老实说,我并不知道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要采用何种方法预防艾滋感染,我也并不认为有其他人发现了更好的方法。我预测感染率不但不会降低,反而有上升的可能性。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在对其它健康和发展问题不造成影响的情况下,如果有可能在CD4细胞值更高的时候提供和扩大治疗,那么艾滋病毒最终将不会是什么大事。"AIDS Mafia"的成员,例如我自己,不会随便说"艾滋病毒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这样的话,因为我们是经历过艾滋感染爆发高峰期的一代人,病人的死亡可不是一件小事。但是现在如果每个人都有途径接受治疗并能够承担治疗费用,并且每个感染者的病情都能得到很好的控制,那么艾滋病将不再是一个大问题。


Asia Report 翻译

原文链接:

http://www.plusnews.org/report.aspx?reportID=92915

发表评论

 

加入邮件组: yzdc@asiacatalyst.org

asia-catalyst.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