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性工作之间的朋辈教育

| 评论(0)
AFP

作者:Alex Delamare

缅甸仰光

    当Thida Win因在街边从事性交易而感染艾滋病后,她转而向其他性工作者,而非医疗机构寻求帮助。

    几乎完全是由性工作者开展的"顶端"项目为Thida Win提供治疗,使她避免了来自社会对艾滋病和性工作的双重污名化。

    一名33岁的妇女告诉记者:"我现在是自己社区的健康工作人员,这让我忘记我是感染者这一事实。能为这个项目工作让我感到非常骄傲,我将一直在此服务。"

    由于军政府统治的缅甸社会长期缺乏对公共卫生的投资,因此"顶端"和其它类似的项目为这个国家提供了重要的资源。在这里,大量的流动人口和教育缺失导致该国成为亚洲艾滋病最为肆虐的国家之一。

    据估计2008年全国6万名性工作这种,五分之一感染了艾滋病毒。

    一份去年8月发布的联合国报告指出,由于法律的种种局限和社会歧视,被认为是非法的性交易变得非常隐蔽。调查指出警察甚至以避孕套为证据进行抓捕。

    "顶端"项目发起人和主管Habib Rahman表示为大家提供一个不受社会禁忌约束、能够与同仁共同讨论问题的空间是这个项目的主要目标。

    Raham指出很多妇女在进入这个行业时对所面临的风险一无所知。他说:"我认为在缅甸一般来说学校不提供任何性教育。"

    该项目雇佣前性工作者或目前正在从事性工作的妇女为同伴提供艾滋相关教育,为社区内部成员之间的互信建立了良好的基础。

    他说为"顶端"项目工作的兼职"同伴教育培训员"如果选择继续从事性工作,项目则鼓励她们采用防护措施。而全职的工作人员则在项目的指导下停止参与性交易。

    由于统治者长期的忽视(例如缅甸2007年投入于公共卫生的预算只占0.9%),国外捐助成为该国艾滋治疗的主要资源。

    2010年通过颇受争议的选举而成立的新政府唤起人们对更大比例的海外捐助,而非该国政府投入的期待。普遍认为该国将在今年投入军费预算的20%用于健康领域的建设。

    2009年联合国估计缅甸全国艾滋病感染者人数为24万,虽然情况渐渐呈现好转之势,但缅甸仍是除泰国和巴布亚新几内亚以外的亚洲第三大艾滋病流行国家。

    Myint Myint在离婚之后进入一家按摩院工作,之后她立刻感染了艾滋病毒。她表示顾客们(其中大部分是卖豆或卖鱼的小贩)对于使用安全套都表现的非常迟疑。

    联合国的报告指出,在缅甸艾滋病毒感染"主要通过性工作者和顾客之间的高危性行为",以及男男性行为。而注射吸毒人员感染艾滋的比率(36%)最高,由于他们也很可能发生嫖娼行为,因此"两者相互作用提高了性交易为主要途径的艾滋感染率。"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缅甸事物官员Soe Maing表示:"缅甸艾滋感染呈下降趋势,关键受影响群体的感染率也在下降,但是基数仍然非常高。"

    "顶端"项目成立的诊所提供从测试、咨询到日常医疗护理的一些列服务。

    去年诊所为1.177万女性性工作者和1.0727万男性提供治疗和咨询服务,并分别为两个群体提供艾滋检测,比率分别占全国该群体测试总量的40%与82%。

    该项目由国际人口服务(Population Services International)组织于七年前展开,目前雇员来自全国19个市镇,总人数达350人,其中95%为女性性工作者和男男性行为者。

    2007年来自美国的统计表示,缅甸三分之一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因此缺钱成为人们从事性工作的主要原因之一。

    Thida Win第一次参与性交易的时候还是一名大学在校学生,她表示婚姻和抚养下一代的经济负担使她不得不继续从事性服务。

    这名学习化学专业的毕业生表示:"我通过性工作赚钱支持我的大学学习以及家庭生活。"目前她仍通过性交易所得养育全家7口人。


Asia Report 翻译

原文链接: http://news.yahoo.com/s/afp/20110522/hl_afp/myanmarhivhealthsocial_20110522185905

发表评论

 

加入邮件组: yzdc@asiacatalyst.org

asia-catalyst.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