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钱等于拯救生命--越南妇女的小额存款

| 评论(0)

    Ninh Binh省是10世纪越南第一帝国首都,但历史的辉煌对于Chi Hong, 一名携带艾滋病毒的寡妇来说却毫无意义。她与她的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共同生活在一个小村子里,在那里她如果要获得艾滋病药物,必须乘车向北行3个小时到越南北部首府河内市。Chi Hong经营一个小蔬菜摊以维持家用,为了凑足旅费去河内看病,她尽全力东拼西凑,可还是有好几个月因经济状况窘迫而无法获得治疗。

    Chi Hong的经历在越南,甚至整个亚洲的边远的农村地区并不稀奇。尽管有关部门向病患提供医疗护理,但是那些接受艾滋治疗的病人常常需要把每一分钱花在去城市看病的长途旅行上,对于像Chi Hong这样的妇女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经济负担。她通过已去世的丈夫感染上艾滋病毒,目前正独自养育两个孩子。

进入Ninh Binh市存款互助小组


    由于是否能够获得治疗途径常常取决于病人求医的能力,因此2008年TREAT Asia组织为两个当地的艾滋妇女互助小组提供了医疗运输服务。但该款项很快用尽。为了保持资金的持续性,TREAT Asia社区项目经理Jennifer Ho考虑利用小额贷款,这是一种为低收入群体提供小型贷款的金融系统,很多妇女希望获得小型贷款以开展小规模的买卖。


感兴趣的同时也需保持谨慎


    Ninh Binh市的很多妇女并没有从事商业活动的想法,但她们时常需要一定数额的资金以支持其生活走上正轨。因此,当出现紧急的健康状况时,妇女们为什么不能自己组织起一个存贷系统,或者说一个集体借款系统来互相帮助走出困境呢?Ho对这两个小组提出建议:每人每月向集体交纳1万越南盾(0.75美金),在需要的时候以非常低的利率向该基金贷款。每年年底,小组成员从基金中收回自己的投资,并平分贷款所产生的利息。

    妇女们对此表示出了兴趣,但同时也保持一定的谨慎态度。在越南小额贷款还是一个新兴的概念,而且小组成员间的互信也是一个问题。国际非政府组织World Concern 越南办事处代表Nguyen Thi Diu 回忆:"她们关心的问题是:如果管理贷款的人把钱花光怎么办?或者没有把钱交给负责的人保管怎么办?" 该组织与TREAT ASIA共同实施社区存款项目。

    为了确保项目的透明度和可靠度,妇女小组自行设计贷款种类指南和还款程序。 "我们建议指派二至三名小组成员来管理钱财,而不是把所有款项交予一人,几名管理员共同决定是否向申请人拨款。" Diu表示:"这样对她们来说就放心一些。在此之前,妇女小组内部团结度很高,但现在她们不得不学习如何信任彼此。"

    2009年中旬NInh Binh市两个妇女存款小组成立,每个小组成员约15人。小组设立之初的想法是解决妇女面临的医疗问题,很快她们决定扩展项目救助领域,为Chi Hong这样的寡妇提供服务,因为依靠大米种植所获得的季节性收入根本无法支付她两个孩子(其中一人感染了艾滋病毒)的教育费用。Diu解释道:"本身携带艾滋病毒,同时还要抚养孩子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妇女们一致同意为她提供所需的学费。"

    项目开展一年之后,两个社区存款项目的成果远远超出了预期:超过90%的妇女定期上缴存款,还款率更是高达100%。Ho表示"通过鼓励参与者养成存款的习惯,她们现在能够相互提供金融互助。"

    虽然TREAT Asia在Ninh Binh市开展的项目2010年就结束了,但妇女们的存款小组并未因此解散。"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更强的艾滋妇女社区"Ho表示:"现在她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个想法成为了现实。"


(为保护个人隐私,文中 Chi Hong, Chi Thuy为化名)


AsiaReport 翻译


原文链接:http://www.amfar.org/world/treatasia/article.aspx?id=9679


组织:TREAT ASIA

发表评论

 

加入邮件组: yzdc@asiacatalyst.org

asia-catalyst.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