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男同寻求获得与泰国一样的社会接受度

| 评论(0)

    Tin Soe四岁时就已经意识到他和周围邻居家的男孩儿们不一样,但由于生长在传统的军人家庭,要让亲戚接受自己的同性恋取向非常困难。"我的姑婆说当和尚能够改变性向,因此我去寺庙做了三个月和尚,可是什么变化也没发生。"一名30岁的受访者说道,并要求在采访中隐去其真实姓名。

    由于极权政治、宗教和保守的社会道德规范,许多缅甸的男同性恋者始终不敢公开自己的性向。在仰光从事艾滋预防工作的Tin Soe表示现在男同已发明了"同志语",用以标示和隐藏自己的性取向。"为了确保不让别人听到我们在说什么,我们改变了发音。"

    在与缅甸相邻的、同为佛教国家的泰国,男同和变性者群体却获得了更多的社会认同。"越来越多的缅甸人去泰国旅游,去解到那边的情况。"一名在缅甸从事旅游业的34岁的受访者说道:"但某种程度来说,在我国同性恋依然被看不起。"Tin Soe解释说在缅甸人们总是把同性恋和佛教的因果报应联系在一起。"人们认为同性恋是因为上辈子做了坏事,例如通奸或强奸妇女而遭到了报应。但我并不这么认为。

    只有在一种情况下非异性恋能够被社会大众所接受,那就是在举行"nat"时--缅甸一种融合了佛教信仰的多神教朝圣仪式。在全年的"nat"庆典中,阴柔艳丽的通灵者站在舞台中央做法。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大众对这些通灵者的认可反而加深了缅甸社会对男同性恋者的刻板印象。

    对同性关系罪行化是殖民时期缅甸统治者制定的刑罚,如今却仍被缅甸当局用来歧视和打压同性恋者。缅甸人权教育中心主任Aung Myo Min解释道:"他们以此做为借口来敲诈和骚扰同性恋者,并不会真正去法院解决这些案子。" Aung Myo Min是一名流亡海外的缅甸同性恋活动家,他所服务的机构驻扎在泰国。他说在缅甸的公共场所,对男同性恋进行性暴力和侮辱的例子数不胜数。"然而由于恐惧和羞耻心,许多受害人并不愿意上报自己所遭受的侵害。"

    在一个受军队统治近60年的国家,任何反歧视或倡导人权的活动都被认为高度敏感。来自仰光的50多岁的艾滋活动家说:"如果你胆敢要求实现男同权利,那你很有可能会被送进监狱。"

    互联网为男同志提供了相遇的场所,这比在现实生活中公开寻找伴侣要安全得多。比如Tin Soe就通过Facebook认识了他现在的男朋友。但他解释说很多人并不敢把自己的照片登在同志网站上。

    这种谨慎的态度使得唤起公共卫生意识的工作不易进行。根据联合国艾滋病毒/艾滋病项目报告显示,在缅甸的大城市,例如仰光和曼德勒,29%的男男性行为者感染了艾滋病毒。Tin Soe表示"我们国家有很多积极分子和活动家,但他们却无法公开地进行倡导工作。我们将在酒店里举办工作坊和会议,但却无法张贴海报,也不能使用话筒。所有工作都必须保持低调。"

    同时,缅甸的女同性恋也非常隐蔽。Aung Myo Min表示,缅甸社会对男性文化的接受度更高,很多人无法区分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他说:"如果一个女人想变成男人是可以被原谅的。"

    一名52岁的仰光人表示与其年少时相比现在的情况已有所改善。"那时候大家都用弹弓打我们",但他仍表示如果要让缅甸全社会宽容地对待这个问题,还要经过一段漫长的道路。他说:"我希望这里能像泰国一样,男同性恋者也能拥有同样平等的机会。"


Asia Report 翻译

组织: 缅甸人权教育中心

原文链接: http://www.rnw.nl/english/bulletin/myanmar-gays-seek-thai-style-acceptance



发表评论

 

加入邮件组: yzdc@asiacatalyst.org

asia-catalyst.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