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边度过的假期

| 评论(0)


 

来自伦敦的戒毒工作者Lee Sugden讲述了一次令人难忘的金边之旅,让他在毒品充斥的街头置身于减少伤害行动的前线。

到达金边这个首都城市不久,我与一个名为'Korsang'的减少伤害行动组织取得了联系,该组织是由一个叫做Holly Bradford的美国戒毒工作者于2004年建立起来的非政府组织。Holly开始的时候是执行一个艾滋病防治计划,主要是向在街头向吸毒者发放清洁的注射器。自建立以来,Korsang迅速地发展为现今柬埔寨最主要的戒毒组织。

 

毋庸置疑的是柬埔寨在过去经历了独裁者波尔布特以及他所领导的红色高棉政权统治下血腥的战争和饥饿。一百多万人被红色高棉政权所杀害,成千上万的人为了避难迫不得已而逃离了这个国家成为难民,其中很多人逃到了美国。

 

由于9/11事件的原因,乔治布什修改了美国的法律,如果难民犯有重罪将被驱逐出境。至今,已有170名年轻的美国柬埔寨人或者说难民被遣送回对他们来说叫做柬埔寨的一个国家。

 

由于很多难民出生在泰国和柬埔寨边境上的难民营里,并在儿童时期进入美国,他们当中很多人讲美国口音的英语,对高棉(柬埔寨)语和文化几乎是一无所知。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这些难民忽然发现他们流离失所于金边这个第三世界国家的城市街头,没有任何社会援助和福利。

 

金边到处充斥来自缅甸的高纯度海洛因和一种叫做yamma(甲基苯丙胺)的毒品。一些人沉醉于吸毒和酗酒以逃避现实中所处的困境,显然是无法自贫困中脱离出来。

 

在创建Korsang的时候,Holly很有先见之明地雇用了一些难民,现在他们成为该组织的中坚力量。他们为社区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同时也提高了自身就业的能力,为自己创造了乐观的职业前景。

 

Korsang现位于金边市中心一所坚固的三层楼房里,有60名工作人员。他们每日供应两次食物,为每周五天的青少年活动提供设施,执行减少危害活动计划,注射器以旧换新,急救,医疗援助和推广工作。他们的全职医生已经接生过婴儿,从肢体里取出折断的注射器,缝合严重的创伤,以及对被送到他们那里吸食毒品过量、甚至有生命危险的病患进行治疗。

 

我有幸能够与基层团队一起外出并亲眼目睹了减少伤害前线工作所面对的严峻现实。在金边尘土飞扬的街道上驱车一段时间以后,我们停在一个废弃的房子旁边。我们仔细地将散落在地上的废弃注射器收集起来放在篮子里。基层团队每天都会到这所房子里进行巡视,有时一次就能够收集到几百个用过的注射器。戒毒工作者们在巡视的过程中将清洁的注射器交给吸毒者并在与其交谈的过程中鼓励他们参加戒毒的活动计划。

 

然后,我们驱车几个街区到达另一条大街。这个尘土飞扬的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其中忙于自己生计的普通民众对明目张胆的毒品交易活动熟视无睹。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失去知觉的吸毒者躺在路边而过路人则不得不从他们的身体上跨过去。

 

尽管柬埔寨面对着艾滋病和丙型肝炎的严重问题,但在滥用毒品的社区却很少有人死于这两者疾病。你也许会问'为什么?'因为在病毒还未发作之前他们就已经死去了。他们通常会沦为其他感染源的牺牲品,不得不忍受日趋恶化的各种躯体溃烂。

 

那天我们最后探访了一处平民窟。在那里我们发放了保险套和装有肥皂,牙膏,牙刷以及基础的卫生保健知识宣传册的工具袋。

 

由于这一类贫民窟是未来吸毒者肥沃的滋生地,因此,基层团队尝试在众多类似的居民区里与青少年打交道,并向他们讲述吸毒的危害。




 

在利用几个月环游澳大利亚和东南亚地区以前,Lee SugdenWalthamstow Open AccessWestminster Drug Project (WDP)的戒毒工作者



组织: 高棉重建(Korsang Khmer)

Asia Report 翻译
英文原文:http://www.korsangkhmer.org/news.html

发表评论

 

加入邮件组: yzdc@asiacatalyst.org

asia-catalyst.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