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印尼同性恋们

| 评论(0)

作者: Anggatira Gollmer

编辑: Ziphora Robina


在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庞大的国家,很多人害怕因公开自己的同性恋性向而遭到指责。但是印尼每年都举办盛大的同性恋电影节,那么在印尼同性恋到底意味着什么?

       约翰·巴达鲁在过去十年中已组织了十届Q!电影节。这是亚洲最大的同性恋电影节,也是在以穆斯林为主要居民的印尼唯一的跟同性恋有关的电影节。38岁的巴达鲁说在印尼的大城市,同性恋还是可以生活地很自在,但挑战依然不断增加。

       去年,Q!电影节遭到遭到激进组织"伊斯兰防卫者战线"(Islamic Defenders Front)攻击,他们谴责巴达鲁和他的工作团队播放色情电影,并威胁如果不立即停止将烧毁剧院。

       几个月前,同样受到"伊斯兰防卫者战线"的攻击,原定于在东爪哇泗水市举行的一个关于同性恋的国际会议被迫取消。


 政府缺乏对该群体提供特殊关怀

      他也补充道,印尼和其它穆斯林国家不一样,例如在伊朗,人们因为其所持的性倾向遭受制裁。印尼并没有和同性恋相关的法律。

       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优势,但来自致力于为印尼同性恋和双性恋争取权利的非政府组织"我们的声音"(Our Voice)的Hartoyo有不同的意见。

       "政府并没有给男、女同性恋、双性恋以及变性人群体(LGBT)给予足够的保护",他抱怨道。他继续补充说,他们需要特别的照顾以确保能最终获得应有的公民权利,例如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权。

       几年前Hartoyo因与自己的同性恋伴侣同居而当众遭到毒打,当他去警察局报案时,却"受到非人的对待"。

      在等待了18个月后,7个攻击者中的3人被处以缓刑以及10分钱的罚款。Hartoyo表示他仍然无法从那次事件的阴影中走出来,这是一个政府无法保障他作为公民而享受应有的权利的典型的案例。


 结婚的巨大压力

      因害怕遭到公务人员的耻笑, 很多变性者不愿意申请身份证。这就意味着他们无法获得免费医疗保险。

       印尼第一个同性恋组织的发起人之一--迪迪·欧托摩表示,在过去20年中,普遍来说结婚的社会压力越来越重,特别对于同性恋人群来说。很多家庭认为通过结婚也许能改变孩子的性向问题。

       这种压力导致两种情况出现:1.形式婚姻:很多男女同性恋决定结婚,以取悦其父母对儿女婚姻的渴望。或者2. 干脆直接离家出走。


 强烈的羞耻感

      来自柏林的电影制作人 劳拉·柯本制作了关于印尼的女同电影《Srikandi的孩子们》,她表示在印尼,通常人们对同性恋是持有容忍态度的,但因为印尼文化中强烈的羞耻感,大部分人选择不公开谈论同性恋问题。

       柯本说,这种羞耻感在印尼社会中非常常见。柯本同时在苏黎世大学撰写关于印尼女同的论文。她说"这很有趣,因为在印尼如果你不谈论这些,大家就不会把它当一回事。就曾有这样的例子,一对女同性恋人同居在一起,而周围的邻居并没有大惊小怪。"

       "如果你讨论那就会变成一个问题"柯本补充道。欧托摩同意这个观点,她提到一些变性人在印尼是受大众喜爱的娱乐明星,但这种情况只是因为他们不是你自己的亲戚。


      

    和很多别的国家一样,在印尼同性恋的生活并不容易。专家们认为印尼政府有必要为公众创造一个可以公开讨论的环境,或是提供更多的性教育。

       但是对于电影节策展人 约翰·巴达鲁来说,为争取更多的自由是同性恋群体自身的责任。


Asia Report编译

原文: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6456222,00.html


机构:Q-Munity









发表评论

 

加入邮件组: yzdc@asiacatalyst.org

asia-catalyst.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