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埋没的南汉屠杀真相重见天日

| 评论(0)

South Korea killings.jpg

Charles J. Hanley Jae Soon Chang -  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

在一个又一个的墓穴,南韩当局掘出一具又一具的骸骨, 并揭出韩战初期冷血屠杀事件的真相。

一九五零年夏天,当北韩军队入侵朝鲜半岛南部,南韩军队及警方清空南韩的监狱,命令囚犯和拘留者排成一线,然後向他们头部开枪把他们杀死。这些冷血的杀人事件有时在美国军方人员在场下进行。

部分屍体被草草地弃置於土坑内,有的则被丢弃於矿场或大海里。很多受害者都从未面临起诉或正式的审判程序,当中亦有妇女及儿童。

这个屠杀行动进行了超过几星期。=而且及後隐藏了半个世纪才被正式公开。成立了两年的调查大屠杀委员会的其中一名委员,历史学家金东聪(译名)Kim Dong Choon形容此事件是"韩战中最悲惨和残酷的一页."

有数百具遗体被掘出,但研究人员认为这些都只是受害者的一少部分。金东聪 Kim Dong Choon认为十万个受害人的数字只是一个"极度保守"的估计。他说确实的数目可能是此数的两倍或更多。

一九五零年於大田附近僻静的山谷里当刽子手,现时已经八十三岁的李準扬Lee Joon Young (译名)表示,"直到现在,我也为我在那里开过枪杀过人而感到内疚。"

这个退休的狱卒表示,他知道很多被射杀及埋葬的受害者都只是拘留者或是被误作成反共份子的文盲农民。李準 Young认为他们都是不应被杀死,而且他们是"对共产主义一无所知"。

一九五零年, 南韩方面杀害了成千上万被指与共产主义入侵势力的通敌者。同时,北韩军队於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五日入侵後,亦对右翼分子进行较小规模的屠杀。

韩战後的数十年,南韩经历独裁统治,受害的家庭对此血腥残酷的夏天屠杀事件只字也不敢提。美国军方对此事的报告也被列为"机密",不被公开。北韩共产党对此事件的报导亦被指为谎言。

掘出万人坑

直到九十年代南韩民主化时期,真相才续渐曝光。

在二零零二年,一个颱风让一个万人坑被发现。另一个万人坑则是由一个电视新闻采访队伍在闯入一个已封闭的圹井时所发现。一小部分的美军解密档案能提供进一步佐證,其中的证据包括在首尔南边九十英里外的大田市一次大屠杀的军方照片。

现在,除研究人员、受害者家属及新闻记者的努力外,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要求加上政府当局,试图彻底地解开整件事件的真相。

金东聪领导着一个由十七名调查员组成的小组--"大规模平民牺牲"小组。这个隶属于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小组已经处理了大约一千二百宗怀疑事件,这些事件有超过七千名南韩人申请书的支持。当中有二百一十五宗案件指控美军於一九五零至五一年间滥杀平民,大部分是在空袭中受害。

去年,委员会在下令挖掘全国大约一百五十个万人坑中的其中四个,掘出超过四百件屍体。这可确认曾经有两次大规模屠杀 -- 一次在淸原郡中部的货仓;而另一次则位於东南海岸的蔚山市。

於一月份,前总统卢武铉正式为在蔚山市被杀的八百七十名受害者道歉, 称其事件为"当时国家政权犯下的非法行动"。卢武铉协助成立委员会也是当时协助成立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总统。

委员会由於并没有权力要求听證及作出起诉,所以在追查事件、核实受害者身份及追求责任问题时,遇上重重的困难。卢武铉的总统继任人李明博比较保守。在他领导的政府下, 委员会可能会得到更少财政拨款及政治上的支持。

美军解密记录及其他档案显示, 美国对此类屠杀事件的矛盾态度-- 一时持不干预态度;一时持反对立场。

一九五零年七月,当北韩军队迫近大田市, 一批又一批从市监狱及其他地方的囚犯被带往处决。  

被捆绑及抢杀

由一名美国陆军少校拍摄及被密封半世纪的照片显示出事件可怕的过程。

身穿白衣的囚犯两手被绑,并被压在地上,他们在长长的坑边挤成一排。军人及警察走前向他们头上开枪。

李準扬表示:一些抖震害怕的警察,因为"他们从未开枪",有时射失目标,所以一些受害者只受了枪却没有当场丧命。他和一些狱卒受命负责了结那些没有当场丧命受害者的生命。

金东聪认为:證据显示约三千至七千人在大田市被杀。

委员会的调查人员认同爱德华於一九五零交给华府的笔记,"处决的命令无疑是从高层发下." 即是当时的总统李承晩的命令。不过,他已经於一九六五年逝世。

但是, 一份美国陆军战争罪行报告把大田市的所有处决事件归咎於北韩的"野蛮屠杀行为"。

委员会拥有二百四十名职员及一千九百万美元财政预算,法律保障其运作至少到二零一零年。到时,委员会将发表最终的全面报告。

被捆绑及抢杀

由一名美国陆军少校拍摄及被密封半世纪的照片显示出事件可怕的过程。

身穿白衣的囚犯两手被绑,并被压在地上,他们在长长的坑边挤成一排。军人及警察走前向他们头上开枪。

李準扬表示:一些抖震害怕的警察,因为"他们从未开枪",有时射失目标,所以一些受害者只受了枪却没有当场丧命。他和一些狱卒受命负责了结那些没有当场丧命受害者的生命。

金东聪认为:證据显示约三千至七千人在大田市被杀。

委员会的调查人员认同爱德华於一九五零交给华府的笔记,"处决的命令无疑是从高层发下." 即是当时的总统李承晩的命令。不过,他已经於一九六五年逝世。

但是, 一份美国陆军战争罪行报告把大田市的所有处决事件归咎於北韩的"野蛮屠杀行为"。

委员会拥有二百四十名职员及一千九百万美元财政预算,法律保障其运作至少到二零一零年。到时,委员会将发表最终的全面报告。

互联网连结:http://www.chicagotribune.com/news/nationworld/chi-korea-killingsjul07,0,2950737.story

发表评论

 

加入邮件组: yzdc@asiacatalyst.org

asia-catalyst.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