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车内却非常安静没有一点杂音

小编:哼!古月冷哼一声,依旧有些愤愤不平。 唐舞麟微笑道:他们觉得我做不到,我就偏偏要做给他们看。古月,你的一字斗铠,以魔银为主,但不能掺入沉银,沉银不适合你。我建议你加

“哼!”古月冷哼一声,依旧有些愤愤不平。
  
      唐舞麟微笑道:“他们觉得我做不到,我就偏偏要做给他们看。古月,你的一字斗铠,以魔银为主,但不能掺入沉银,沉银不适合你。我建议你加入精金,我帮你锻造出有灵合金灵金,灵金在两种金属组成的合金之中,是对元素增幅最好的,本身性质最为活跃。”
  
      “好,听你的。”古月毫不犹豫的说道,“那你呢?你自己有什么打算?”
  
      唐舞麟道:“我的话,我还是会选取沉银,一个是因为沉银我熟悉,在一个,沉银本身密度极大,包容性强,作为最初的金属最合适。我在沉银之中加入天星铁进行融锻,成功的话可以获得星银,星银本身非常坚固,而且后续融合其他金属的变化多,对武魂增幅效果也非常好。我虽然有血脉的特殊力量,但还是不能朝着机制方向发展,需要考虑到蓝银草的变化,所以,星银最适合。这两种有灵合金的融锻难度,基本上都和玉银差不多,你的灵金难度稍微高一点。我觉得我有把握做出来。但想要融锻出高融合度的,却有运气成分。”
  
      “就这么定了。沉银和魔银你那里有,天星铁和精金我来搞定吧。”古月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唐舞麟惊讶的看着她,天星铁和精金的价值可要比沉银、魔银高得多。他之所以这么决定,也是因为手头会持续有乐正宇提供的沉银和魔银,尽可能节约成本。
  
      古月从来没说过她的家庭背景,平时生活一直都很朴素,从来没有任何奢侈的行为,感觉上就像是和自己出身差不多。
  
      “你上哪弄那么多钱去?”唐舞麟疑惑的问道。
  
      古月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就踏踏实实的锻造就行了。我自有办法,我们传灵塔那里,有的是稀有金属呢。我可是副塔主的嫡传弟子。”
  
      唐舞麟道:“你可别勉强啊!我们可以一起努力的,不行我就卖一些有灵合金来换稀有金属,有灵合金市价还是非常高的。”
  
      “不用,我可以的。”古月毫不犹豫的说道。
  
      唐舞麟心中微动,道:“这事儿回去后咱们也告诉小言和谢邂吧,他们在其他组都在制作机甲,索性就让他们先锻炼一下,等到他们的制作水平上来了,咱们也帮他们制作这样的一字斗铠。先积累经验。”
  
      “嗯。那我先走了,用有灵合金锻造一字斗铠,设计方案会有不小的变化,原本的核心法阵就不适合了,我要回去好好想想。”
  
      舞丝朵和骆桂星先前说的不无道理,除了唐舞麟这边高融合度的有灵合金不好保障之外,他们制作有灵合金的一字斗铠也确实是有困难的。这也是为什么唐舞麟最后答应不用他们制作的原因。
  
      不用他们来制造斗铠的话,那就要找别人了,可是,找谁呢?
  
      如果说原本他心中还有些犹疑不定的话,那么,先前舞丝朵和骆桂星的话就让他下定了决心。每个人都有傲气,唐舞麟也有。
  
      他相信自己,人定胜天。当初在武魂只是蓝银草,魂灵只是残次品小金光的时候,他都坚持过来了。一步步走到今天,他成为了史莱克学院一个班级的班长,小金光也进化成为了金语。眼前这点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呢?克服困难,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晚风清凉,古月信步走出了史莱克学院。她可以算得上是离开学院次数最多的学员了,几乎每天她都会到外面去,要么前往传灵塔,要么做自己的事情。
  
      走出史莱克学院不远处,一辆漆黑铮亮的大壳子魂导汽车缓缓驶来,在她身边停下。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从驾驶位走下来,为她打开车门。
  
      如果唐舞麟在这里,一定会赞叹,这是他见过的最豪华的魂导汽车。
  
      古月跨步上车,车内几乎全都被棕红色皮革以及浅色实木覆盖着,装饰处都是昂贵的稀有金属和宝石。
  
      古月坐在后座,沉声道:“给我准备一批精金和天星铁。每种先要十吨。”
  
      “是,小姐。”司机回到驾驶位恭敬的说道。
  
      “走吧,去传灵塔。”古月道。
  
      “是。”黑色大壳子魂导汽车缓缓驶入主路,平稳加速,很快就达到了很高的速度。但车内却非常安静,没有一点杂音。
  
      古月靠在舒服的皮沙发上,柔软细腻的皮革充满质感,目光投向车窗外的车水马龙,看着外面的世界,她的眼神渐渐有些迷离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车缓缓在传灵塔总部前停下,司机下车,为她拉开车门,一只手护着她的头,让她下车。
  
      古月走向传灵塔总部,司机已经悄然上车,驾驶着这辆豪华魂导汽车没入一侧的黑暗之中。
  
      古月乘坐电梯直接来到了冷遥茱的办公室。
  
      “来了?”冷遥茱面带微笑的看向她,“你妈妈刚刚还来过电话呢,问我你的近况。她还真是不放心你啊!”
  
      古月笑笑,“有什么可不放心的,有您在呢,还有谁能伤害的了我不成?”
  
      冷遥茱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月月,我可发现了你一些秘密哦。”
  
      “什么秘密?”古月好奇的问道。
  
      冷遥茱笑道:“眼神。”
  
      “眼神?”古月一愣。
  
      冷遥茱道:“你看那个唐舞麟的眼神可有些不对。那不是一个正常同学关系的眼神。你和他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当前网址:http://yazhoudiaocha.com/a/xinbaishengyuleguanwangshoujiduan/20180428/3.html

 
你可能喜欢的: